关闭
第十三届华北五省市化学学术研讨会(HBHX2019) 第一轮通知
English Version 
 
 
 
 
 
 
 
 
 
 
 
最新动态 More ...
人物介绍 More ...
珍贵影像 More ...
VR展馆 More ...
   
当前位置:首页 >> 何炳林诞辰100周年 >> 人物介绍
中国离子交换树脂之父——何炳林(二)
2018-04-18

 1956年,在周总理的帮助下,经过外交努力何炳林先生放弃了在美国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携全家回到祖国的怀抱,受杨石先校长的邀请来到南开大学任教。从事有机化学、农药化学和离子交换树脂的研究工作。尽管当时的科研条件和生活条件都很艰苦,他仍以高昂的热情刻苦地工作,带领师生克服种种困难,用不到两年的时间便合成出当时世界上已有的主要离子交换树脂品种,包括用于从贫铀矿提取铀的特种树脂。当时主管原子能工业的二机部拨专款400万元,1958年在南开大学建成了我国第一座专门生产离子交换树脂的南开大学化工厂, 产品专供二机部用于核燃料铀的浓缩,开创了我国自己的离子交换树脂工业。

后来因战备,原南开大学化工厂迁到四川宜宾,新南开大学化工厂改为民用,主要生产我国用量最大的水处理树脂,解决了我国大型锅炉的水处理问题,为我国大型化工企业和火电厂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何炳林先生不仅是我国离子交换树脂产业的创始人,还把离子交换树脂生产及应用技术普及到全国各地,堪称我国 “离子交换树脂之父”。在他的无私帮助下,上海、山东、东北、河南等地也陆续建了离子交换树脂工厂,并纷纷派人来南开大学化工厂学习和培训。

1973年,有药厂向他请教关于链酶素的纯化问题,他根据工业生产的需要立即开展研究,相继研制出“390及新390树脂,免掉了原流程中所采用的剧毒试剂苄胺,保障了车间工作人员在生产操作过程中的安全,同时简化了合成工艺,产品质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1975年改用390树脂后,不仅年增利润300多万元,同时产品出口国外,创下大量外汇。“390及新390树脂的研制及应用于链霉素提取纯化也使他获得了国家发明三等奖。

江西省一樟脑生产厂经过多年研究,又遍访了国内许多研究单位,一直无法解决以离子交换树脂为催化剂改革合成樟脑的工艺问题,最后找到何炳林先生。关于这一工艺问题的长期研究都没有成功,因此许多著名专家持否定意见,何先生经过谨慎研究和分析,认为用树脂做催化剂,使莰烯制成樟脑是可行的。经过不懈努力,终于研制出催化性能良好的“D001×7-CC树脂,解决了合成樟脑的关键问题,使我国该项生产技术居于世界领先地位,产品达到出口标准,历年经济效益显著。

何炳林先生所领导合成的系列氢键吸附树脂已成为环境保护和中药现代化过程中重要的吸附分离材料;多种血液净化吸附剂用于临床,挽救了很多因为安眠药中毒、红斑狼疮等不治之症的危重忠者的生命,开创了我国血液灌流临床治疗的先河。研究方向拓展到生物医用材料后,何炳林先生主持研制出一系列高选择性吸附分离功能高分子材料。南开大学开发生产出远销海外的微米级固相有机合成载体,成为世界上同类产品的两个生产基地之一。何炳林先生的工作大都具有开创性,正是这些开创性工作奠定了他的大师地位。直到今天,离子交换树脂技术仍是我国高分子工业里唯一无须引进的技术,且在世界具有领先地位。

 为提高离了子交换树脂的性能,何炳林先生在国际上率先发现了大孔树脂的制备方法(遗憾的是,鉴于这一成果的重要性,需要严格保密,没有及时在国际上公布),并在此基础上生产出多种新型吸附树脂,可广泛用于环保、化工和制药等行业,大大拓展了树脂的应用范围。

何炳林先生是我国高分了学科的主要创始人,更为南开高分子学科的建立和发展付出了毕生的心血。1958年从研究离子交换树脂开始,主主持成立了高分子化学教研室,建立了南开大学高分子学科。后来研究领域不断扩大,成立了高分了化学研究所,并由高分了学科的部分人员参加组建了分子生物学研究所。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突出成果使得南开大学高分子学科成为国家重点学科,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吸附分离功能高分子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使南开大学高分子学科成为全国唯一的有两个“重点”的高分子学科。何炳林先生特别注重跨学科发展,使功能高分子材料的研究跨入环保、制药、医学、分析、信息等领域,对这些学科的发展起到促进和支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