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最新动态 More ...
人物介绍 More ...
珍贵影像 More ...
VR展馆 More ...
   
当前位置:首页 >> 何炳林诞辰100周年 >> 人物介绍
院士夫妇伉俪情深——何炳林 陈茹玉
2018-04-18

在我国科学界,两院院士一直是最高荣誉。历年当选的两院院士也不过数千人。这其中也存在着为数不多的夫妻都是两院院士的事例。何炳林和陈茹玉这对院士伉俪携手于化学研究领域,在科学长空中,他们的名字互相辉映,在他们的情感世界里,不仅有爱还有融合一体的理想。

1938年,何炳林、陈茹玉分别从广东和天津考入西南联大化学系,当时西南联大条件极为艰苦,图书仪器缺乏,教育设备简陋。在这种条件下,教授们依然严谨治学,学生们依然刻苦读书。在“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的校歌声中,何炳林和陈茹玉的爱情悄然萌芽了。

一入学,漂亮的陈茹玉就吸引了不少男生的目光。但专心读书的她,对这些爱慕从来都视而不见,直到有一次,何炳林和陈茹玉一起做题目时,另一位倾慕者出于嫉妒,踩了何炳林一脚,但厚道的何炳林却并未生气。陈茹玉因此对这位老实人刮目相看。于是,二人做题目的机会更多了,在互帮互学的氛围中开始了他们的爱情。此后,读书、毕业、结婚、任教、出国、回国,两人始终保持步调一致,风雨同舟、不曾分离。何炳林曾说,他们的缘分是上帝帮忙”。

大学毕业5年后,何炳林和陈茹玉结婚。结婚礼堂选在昆明城里的锡安圣堂,这座新哥特式的建筑是他们爱情的见证。婚后夫妇二人一起到南开大学任教。1947年,何炳林为实现“科学救国”的抱负,远赴美国留学。一年后,陈茹玉抛下年幼的儿子,毅然追随丈夫也到了美国。

何炳林和陈茹玉一同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立大学研究生院学习。虽然学业繁重,但他们一直关注着国内的形势。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传到美国,夫妇二人特别兴奋和激动。在国内的杨石先教授写信给何炳林,介绍国家开始经济建设的情况,国家需要大批科学家,希望他完成学业后早日回国。这正是何炳林和陈茹玉多年的心愿。1956年,他们冲破重重阻挠返回祖国,同时在南开大学任教授,住进了东村一所简陋的平房小院里,开始了一生的科研事业。

陈茹玉在美国西北大学化学系任博士后研究员期间,从事的是新偶氮染料的合成及将其应用于蛋白质结构分析的研究。可是为了国家大办农业的需要,陈茹玉选择了从事有机磷化学和农药化学的研究工作。当时,我国的农药化学事业基本是一片空白,而果树蔬菜的虫害十分严重。陈茹玉开办了“有机磷化学”“有机农药化学”等课程,并筹建两个研究室。在一穷二白的条件下,在短时间内,自主研制出一批农药产品,缓解了我国长期依赖农药进口的局面。后来,中国科学院与南开大学合作建立了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在陈茹玉的指导下,一些农药新品种相继问世,不仅填补了我国农药的空白,也为我国遭受严重病虫害的农业挽回了巨大的损失。陈茹玉不仅是全国第一所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的创始人之一,还创建了国家第一批重点学科、第一批博士点、第一批博士后流动站、第一批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国家农药工程研究中心。

比起陈茹玉放弃任博士后研究员时的专业,当年同为农药学翘楚的何炳林,研究方向改变更大。原来在美国时,何炳林收到南开大学化学系教授陈天池的来信,请他代买两磅强碱性阴离子交换树脂。可是当何炳林购买时却发现,这种树脂是不能带出国境的国防用品,各种渠道都买不到。何炳林就此展开了调查,发现离子交换树脂是用来提取制造原子弹的重要原料——铀的重要材料,而这正是新中国发展强盛最需要的东西,因此何炳林当即决定放弃农药研究,把研究方向转向离子交换树脂。

在南开大学,何炳林利用带回来的当时国内不能生产5公斤二乙烯苯和10公斤乙烯,开始了我国最早的离子交换树脂研究。仅用了两年时间,他就成功合成出当时世界上所有主要的离子交换树脂品种,其中就包括用于提纯核原料——铀的苯乙烯强碱201树脂。1958 年何炳林创建了南开大学化工厂,所生产的苯乙烯型强碱性阴离子交换树脂首先提供给国家工业部门,用于提取国家急需的核燃料——铀。为我国原子能工业的诞生、为我国首颗原子弹的成功爆炸都做出了宝贵的贡献。在以后的几年里,他不断地取得新的成绩,化工厂生产的多种型号的离子交换树脂被广泛地应用到化工、轻工、冶金、医药、水处理等领域,成为国民经济中不可缺少的一类功能高分子材料。1981年,何炳林以63岁高龄开辟新的事业,成为首个在生物医用高分子领域发表论文的中国人。

何炳林和陈茹玉有着许多共同的生活经历,却又有着不同的工作内容。他们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而选择自己的工作。正如陈茹玉所说:“当时国内元素有机化学研究还是一片处女地,我是根据国家需要确定自己的研究方向的。”比较起来何炳林就更幽默一些,他曾开玩笑说:“都搞一个专业,不就成了夫妻店了?‘近亲繁殖’不利于学术发展。”

1980年,何炳林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陈茹玉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化学学部委员,夫妻双院士一时传为美谈。何炳林和陈茹玉在生活中相互扶搀,在工作中相互支持,不仅在科研事业上屡获佳绩,在教育事业上也做出了杰出贡献,何炳林和陈茹玉门下桃李无数,为国家培养了大批高级人才。

2005年,这对“夫妇院士”做出了一个决定:共同将多年积攒的各类奖金40万元,分别在他们曾任所长的高分子化学研究所和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设立奖学基金,资助“爱国、功课好、家境贫寒”的学生。在何炳林夫妇的心中,学生的优良品质最重要的就是要爱国。

200774日,何炳林先生与世长辞。他的骨灰一半运回故乡广东番禺,一半留在南开大学。2012311日,陈茹玉先生也追随何炳林先生而去,两位老人在天堂团聚。从相识的那一刻起,他们共同经历过炮火轰鸣、重洋远渡。经受了岁月的洗礼,见证了时代的变革。不变的是他们真挚的爱,是他们科学强国的强烈愿望,是他们那份炽热如火,永不熄灭的爱国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