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毕业季】温柔的心,勇敢的心 | 我与南开化学的故事
2018-07-09

 个人简介:王杭,南开大学化学学院2014级伯苓班学生,总GPA连续四年排名学院第一名。累计获得过杨石先奖学金,国家奖学金2次,国家励志奖学金1次,三好学生称号4次,南开大学2018优秀毕业生称号,化学学院2018最佳毕业生称号。大一至大三先后在周震课题组,关冰涛课题组,李福军课题组开展科研训练,2017年9月至2018年5月赴美国耶鲁大学化工系Prof. Andre Taylor组交流。本科毕业后前往纽约大学化工系读博。

伯苓班3.jpg

 

井底之蛙/孤独的心

高中以来,我对化学一直很感兴趣。但生活的前景并不乐观,当时我可以预见到:毕业之后不得不回到家乡,找一份工作去承担属于我的家庭责任。可以说,我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上大学。基于这种心态,我希望在这宝贵的四年里能像超新星爆发一样。我要达到从未企及的高度,我要到梦里不曾出现的远方。在那个节点,我看到了南开化学伯苓的招生宣传,说提供资金资助学生出国交流。那时候对我来说,伯苓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充足的经费,最优的师资配置,这是一个可以实现自我认知飞跃的平台。作为一只井底之蛙,我真的很渴望去看这世界;这就是我选择南开的原因。

想做些什么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大学的大半时间我都很迷茫。身边的朋友和同学,有的兼职实习去了,有的参加学生社团去了,有的学托福GRE去了,有的实验室做课题去了,有的打英雄联盟去了。高中时代所有人都沿着相同的轨迹前进,并不用去单独考虑自己要做什么;但是到大学以后,每个人要走自己的路,再也不可能随大流了。

我不知道以后会走哪条路,就只能尽力去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迷茫归迷茫,努力不停止。修理机械的经验告诉我,唯有保持运转,齿轮才不会生锈。把老图402当成自己的主场,每一门课尽可能地吃透;努力攒钱,为后来出国交流做准备。虽然很辛苦,但是很充实。我由衷赞美新开湖的朝阳,可惜很多人不能理解。

踏上人生旅途的井底之蛙来到了陌生的城市,他手足无措,他缺乏安全感,他很孤独。

温柔的心

伯苓真的是一个很精彩的地方,在这儿我找到了很多朋友。

汤平平老师是我们的班导师,我一迷茫就去找他聊天。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汤老师时间很宝贵,自己每晚亲自做实验到十点多。听了我的苦恼后,他常和我讲一些人生感悟,像什么“整合身边的资源”、“出国最大的困难是孤独”、“学会照顾自己”。那个时候我一个劲儿地点头,努力装出听懂了的样子;其实我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后来我陷入困境遭遇危机,灵光乍现般地理解了汤老师彼时的语重心长,作为一个过来人对后辈的关爱。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郭东升老师时,他自称是“97级老学长”。他很照顾我们,待我们真的就像待师弟一样。我们一起上过课、听过讲座、喝过酒。宁佳鑫同学有一天梦见老师请我们全班人喝咖啡了,老师知道后就真的满足了我们的这个愿望。他教我《物理化学》,更教我通用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他那句“我可以不会,但是我能找到会的人替我解决就行了”,是我大学4年学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之一。

A同学大一结束转入伯苓,她时常感觉被孤立被排斥,不能融入这个集体。我说,选拔的时候老师认可了你的能力和志向,才让你进入这个集体的。虽然第一年你没有同我们一起上课,但我们是一样的。她说,自己太菜了,没有同学对自己的认可就没有一种归属感。我就回答,我们是同学,相逢即是缘分。

这里还得特别感谢我们的外教Glen夫妇。他们布置了大量的group work,让全班所有人都一起共事过。这提供了难得的互相了解的机会。伯苓的班级关系好得让其他班级羡慕,其中Glen夫妇的作用很大。17年圣诞节,大家一起到Utah拜访了他们。在Angels Landing一起听来自山谷的风,那是我们永远的记忆。

勇敢的心

如果让我给一条伯苓非去不可的理由的话,那我一定会说:伯苓提供一种优秀的氛围。鹤立鸡群的话,人很容易骄傲自满,也就会松懈下来;但是和一群优秀的人在一起,别人的进步会督促自己不停努力。更重要的是,伯苓人都很有想法很有主见,一起学习成长免不了思想碰撞、擦出火花,点燃自己或者别人。我就是被点燃的一个例子。

眼界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以前的生活经验告诉我,要务实求稳,拒绝冒险和赌博。那时的我觉得,如果用一年的时间去做一件可能成功的事情,那成本已经高得无法接受。所以最初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有同学愿意赌三年、五年、乃至十年的时间,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他们的义无返顾促使我思考,这种行为到底值不值得。王佰全老师也反反复复教育我:“有梦想就要去追,别考虑成本。”我想了想,如果现在不去做的话,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我心动了,但是并没有立即做决定。我需要评估风险。这时候以前的努力开始显得有所意义了。我发现自己能力变强了,可以胜任更多的事情。很多方面都成了出国的有利因素,成功的几率也就不再显得那么渺茫了。于是我开始积极筹备,提高整件事的可行性。

当我最终拿出计划给家里人时,不出所料遭到了父母亲戚的一致反对。我能理解他们的思考过程,但他们已经无法理解我的了。他们觉得上大学让我学得了危险的思想。我想这就是上大学的意义所在吧,让我跳出苏北那口井看天到底有多宽。因而,尽管他们反对,我仍继续我的计划。因为运气好再加上准备充分,之后还算顺利:我大四去了Prof. Andre Taylor那里,并且留了下来。

温柔的心和勇敢的心兼而有之,才是强大的心。我有一颗温柔的心,但缺少一颗勇敢的心。遇事会恐惧逃避,挫折时彷徨迷茫,这是我不够自信勇敢的表现。我在怀疑自己的判断,怀疑自己的能力;我在害怕自己出错,害怕把事情弄糟。第一次参加国家奖学金答辩时,我就紧张得两臂发抖,以至于失去知觉。三人行,必有我师,伯苓的同学都是极佳的老师。我一直努力学习李子奇、毕成、肖奎三人,他们都有我缺少的勇敢的心。他们以实践告诉我,很多事情你从没有做过,不代表你不能做到;你要相信你有做到的能力。每个人都是一座冰山,可见的只是海面以上的部分,不可直接见的能力则隐于水下。真正的自信建立于对自己能力的准确把握。感谢他们让我明白,面对外界的压力、不信任和质疑时,必须坚定地站在自己这一边。倘使没有在伯苓的话,我不可能有这些近在身边的榜样,就不会这么快速成长。

结语

4年伯苓改变了我的思想理念,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如果你不甘平凡,欢迎来伯苓,这里将是你实现梦想的地方